联系我们

  • 北京时代北利离心机有限公司
  • 联系人:郑经理
  • 手机:13120222960
  • 电话:010-86403308
  • 业务咨询:
  • 客服咨询:
  • 邮件:2798339289@qq.com
  • 网址:http://www.shidaibeili.com
  • 网店:时代北利阿里巴巴旗舰店
  • 办公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丰台北路32号华胜写字楼B-8058室
  • 工厂地址:北京市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西环南路18号A幢3层331室内

行业新闻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行业新闻

离心机对抗恐怖主义的举措有优先评估权

发布时间:2013-7-29 20:10:59  发布者: 北京时代北利离心机有限公司

  目前所传播的,与核能源军事利用有关的核领域知识和技术的性质;促使核材料及放射性材料数量增加的核动力学的发展前景;在预防核恐怖主义行动方面计划采取(和正在实施)的措施。

  考虑到美国在核领域国际政策形成方面的主导作用,可以推断,抗击核恐怖主义的形势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2012年总统选举后上台执政的美国当局所采取的相应的实质性举措。所以,从保障俄罗斯国家利益角度对这些举措进行分析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当前对核恐怖主义的理解是使用核物质或放射性物质实施恐怖主义行动或者威胁使用上述物质实施恐怖主义行动,包括占领拥有上述物质的核设施。核恐怖主义的一个特殊方向是劫持或杀害核专家。

  目前并没有有力证据表明恐怖集团试图获得或是自行研制核爆炸装置,尽管许多分析家(首先是西方分析家)声称,恐怖分子已经做好了使用核恐怖手段对平民实施大规模杀伤并给敌对国家以重创的心理准备。此外,美国官员还试图使国际社会相信,如果世界各国不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在抗击核恐怖主义的斗争中进行“大规模建设性合作”,那么在不久的将来,人类就不可避免地要与核恐怖主义遭遇。

  离心机有鉴于此,对抗击核恐怖主义举措的优先方向进行客观评估,尤其是对核爆炸装置“非国家竞技者”出现的可能性进行客观评估就显得十分重要。实际情况是,目前在恐怖主义行动的现实可能性问题上没有一致意见(即使是在专家中),主要原因是恐怖主义分子获得核恐怖手段的可能性首先取决于核恐怖手段的性质、核材料及放射性材料(核装置)的安全保障体系、恐怖主义团伙的人员结构及训练水平(或者是单个恐怖分子的技能)及一系列其它因素。更何况,美国在过去十年间在对抗核恐怖主义方面花费了数百亿美元。为了防止“未能有效利用大量国家拔款”的批评,美国国家安全部及其它联邦机构现在不仅需要提供能够确认核恐怖主义威胁不断增长的证据,还要证明在抗击核恐怖主义威胁方面所采取措施的恰当性。

  近年来(尤其是首尔核安全峰会前后),美国在抗击核恐怖主义威胁方面所采取的举措数量明显增加。事实上,连续不断的会议和研讨会,政治家和专家们的诸多发言,大众传媒所刊登的相应材料使社会各界形成了这样的看法:如果不采取依靠大量政府拔款支持的紧急措施,美国在近期就有可能遭遇核恐怖主义行动。

  但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持这一观点。最有代表性的是阿兰?沃尔夫于2012年3月27日在“国家安全观察”博客(hlswatch.com)上刊发的题为《究竟是对核恐怖主义的忧虑,还是偏执?》的文章。他对美国官方人士和许多专家关于“不仅仅是基地组织,来自其它组织的恐怖分子希望拥有核恐怖主义手段的愿望增强”的声明给予了关注。与此同时,他也重申了高浓缩铀和钚扩散且对其防御不足这一问题。应当提出,“防御不足”这一标准在很大程度上带有客观的性质,因为它直接取决于通过防御手段所遏制的威胁的性质。实际上,随时都可以说出那些用任何防御手段都无法阻挡的威胁。

  给我们的印象是,对核恐怖主义防御不足的声明是用于开展总统竞选的,但沃尔夫公正地指出,恐怖分子希望拥有核恐怖主义手段愿望增强并不等同于恐怖分子具有实施核恐怖主义行动的现实能力。他还援引了情报机构代表的意见,情报机构代表认为:“一些恐怖主义集团……想必,仍然对化学、生物、核以及放射性恐怖手段感兴趣,但未必是全部拥有这四种手段……他们的兴趣主要集中在化学工业物质和化学毒素上”。因此,沃尔夫认为,当恐怖主义集团在获取某些可裂变物质或是自己制造核爆炸装置方面所取得的成绩接近为零时,将核恐怖主义宣称为“现实性的全球威胁”未必站得住脚。

  沃尔夫认为,保障核材料及放射性材料的安全无疑是一个重要目标,但应当正确地安排优先方向。这方面更有意义的是北约芝加哥首脑峰会前夕美国对59名国际安全和国际关系方面的主要专家(基本上是美国专家)进行调查的结果。在回答北约当前面临的5个主要威胁排序这一问题时,绝大多数专家将核恐怖主义威胁排在倒数第二位,即第四位。如果根据大众传媒上的信息、官方人士的发言以及对社会舆论的调查结果来评定,那么核恐怖主义威胁应该排在第一位。

  专家和公众人士对这一问题看法上的差异可以证明,在围绕对抗核恐怖主义威胁这一现实问题上有人在故意加剧恐慌氛围和紧张气氛,这其中起主要作用的是美国。即使这种氛围在即将到来的美国总统选举前有所减弱,不断增加的关于核恐怖主义的臆想只能说明美国情报机构缺乏恐怖主义分子企图拥有核恐怖手段(更不要说实质性举措)的有力证据。不排除美国领导层希望通过此举在近期将选民要求报告政府支出及政府支出所取得的正面效果的概率降至最低的可能性。此间,美国情报机构的代表对核恐怖主义在本质上更为谨慎的评价说明他们不希望成为极端主义者(即使是在得到伊拉克将继续实施研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计划的确切消息时)。

  从获得政治红利的角度而言,较之对有可能成为“脏炸弹”制造原料的放射性材料以及在工业、医疗以及农业生产中广泛应用的辐射源进行有效监管的举措,“防止恐怖主义分子获得核爆炸装置”这一说法更讨人喜欢。因此,有必要对恐怖主义分子制造核爆炸装置的可能性进行客观评估。

  如上所述,目前恐怖主义分子是否可以独立制造核爆炸装置一直是一个公开讨论的问题。一部分专家认为,互联网可以成为制造核爆炸装置所需信息的来源。另一部分专家则认为,如果没有研制及设计核弹头的实际知识,或者无法接触到上述知识的载体,未必能够制造出可以使用的核爆炸装置。但所有研究分析人员都一致认为,对于恐怖分子而言,最主要的问题是获得足够数量的质量符合要求的核材料。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不让恐怖分子拥有上述可能性是对抗核恐怖主义威胁的主要战略。

  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数美国核武器研究人员都认为恐怖主义分子完全有可能独立制造核爆炸装置。特奥多尔?泰勒就称:“在有裂变物质的情况下,组装核弹非常容易”。

  曾参加过曼哈顿计划的乔治?卡尔松?马克的观点则显得更深思熟虑。他认为:“尽管多年来核武器的草图广泛传播,但却没有人能够得到核弹头的详图,没有核弹头的详图就不可能制造核弹头的组成部分。制造核弹头的各部分需要大量工时,需要掌握相关科学技术领域,如物理学、化学、冶金学、材料学非公开信息的人员参加,这些人员掌握的信息还包括在相应的实验过程中所获得的数据。这些数据包括中子物理学数据、辐射效应数据、大功率爆炸数据、流体动力学数据、电路图数据及其它数据”。

  当然,在拥有相应的财力资源以及可以接触到专用装备的人力资源的情况下,再加上必须的时间,恐怖分子原则是可以制造出“粗糙”的核爆炸装置,尽管核爆炸装置是否适用还是个问题。